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侨史资料

丹心献祖国,荒滩创奇迹——记赤港华侨农场建场四十五周年

发布时间:2016-05-18   字体显示:   默认   

OO五年是赤港华侨农场建场四十五周年。我于一九六O年率全家回国,在莆田安家落户,参加建立赤港华侨农场队伍。当年是卅六岁壮年,而今四十五年过去了,我已成为八十多岁的耄耋老翁。往事如烟如云,但祖国母亲对受难归侨的爱护和扶持,建立华侨农场历尽艰辛的拼搏,却牢记在心里,历久犹新,所以勉力提笔,撰写此文留念。

莆田赤港华侨农场是曾经国务院通报表扬的全省乃至全国华侨农场的一面红旗。经过四十五年的艰辛奋斗,它已由荒芜的咸海滩转化为全市闻名的富粮仓,转化为农工商综合生产基地,并且发展为颇具规模的华侨经济开发区。一提起它的名字,人们就会想起一千二百多名归国难侨征服咸海滩所创造出来的奇迹;想起归难侨在战天斗地、战胜自然灾害中所迸发出来的炽烈爱国热情和大无畏精神;想起“祖国是海外华侨最可靠的靠山”;想起祖国对归难侨的爱护和扶持。

总说一句:赤港华侨农场是屹立在兴化湾畔的丰碑;它不但向人们诉说归难侨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作出贡献,而且是新中国爱侨护侨政策的光辉见证。

一九六O年归难侨永远不会忘记的辛酸一年,在这一年,新中国连续三年遭受严重自然灾害,物资紧缺,经济困难;在这一年,印尼华侨遭受排华浪潮冲击,陷入水深火热灾难。正当华侨社会惊慌失措的时候,祖国伸出援助之手,派船到印尼,接回近十万受难华侨。所以许多归难侨都在心里燃起感激和爱国主义烈火。在回国之前侨团总会组织的座谈会上,许多归难侨都发出豪壮的誓言:“回国后一定要坚决服从分配,到最困难的地方去,最出色地完成任务,为祖国作出贡献!我们一千二百多名被分配到莆田的归难侨也正是怀着这样豪壮的心情,接受在赤港咸荒滩建立赤港华侨农场的任务。

征战咸海滩是归难侨最严竣的考验。一千二百多名归侨中,大部份是老弱女孺,只有三百多个劳力,并且都不懂农业知识和技术,没有从事重体力劳动的习惯。而当时的赤港却是自然条件极其恶劣、垦荒者都望而生畏的咸海滩。它不但土咸地旱,而且常受台风袭击。要在赤港成功地建立华侨农场,首先就必须战胜旱魔、咸魔,擒住风妖。

一九六O年七月,归难侨第一次到建场地址和赤港咸海滩见面。大家都惊讶地看到它比原先想像的还要恶劣。这一片被弃置而沉睡多年的咸滩极目荒凉,寸草不生,遍地瓦烁(废盐场)和厚厚一层的盐灰。还有高高的土堆、散乱的坟场,低洼的沼泽地。大风刮来,盐灰飞扬,扑到脸上,刺得眼睛发痛,泪水直流。这些景象使归难侨清楚地知道:征战咸海滩的道路很漫长,很剧烈,很艰苦。

征服咸海滩的战斗打响了!归难侨在勇闯三关的考验中表现得很出色。劳动方面,三百多名劳力分为四个生产队。虽然场部的场长、书记都由省侨办、县人民委员会派来,各生产队的队长则都由归难侨担任。每天上午吹哨集队出工锄土、挑土、平整土地,十一点收工;下午一时出工,五时收工。锄呀、挑呀,不停地锄,不停地挑,整完一坵又一坵。星期日也不休息。肩膀压肿了,手掌磨烂了,都不退缩,反而更鼓劲要比谁挑得快,看谁能当上标兵。生活方面,当时的居住和生活条件很差。四、五个人挤住在一间面积十二平方米的“乾打壘”土房里,三餐吃的是粗菜淡饭,缺肉缺油,饮的是带咸味必须先沉淀的河水;夜里没有电灯照明,只有昏黄的煤油灯;宿舍没有厕所,必须到附近的公共厕所大小便,更没有浴室可沐浴;总之,和海外情况相比,生活标准下降,降得最低最低;但大家都欣然接受,毫无怨言。在学习技术方面,男女队员争着报名,要学犁田,要学驾驶拖拉机,要学植保技术,要参加试验组,掀起学习的高潮。由于学习成绩突出,后来有女队员被选为生产队副队长,还破天荒地出现一名出色的女犁手。

如果说平整土地使归难侨受到很大的劳动锻炼,挑砂改良土壤,修渠道、挖沟建排灌系统则是更大更累的锻炼。许多劳动工程都交叉进行,累得腰酸背痛,夜里睡不着觉。凭着炽烈的爱国热情,怀着为祖国作贡献的崇高愿望,归难侨越战越勇,高歌猛进。各生产队还开展队与队之间的劳动竞赛,各项工程都进行质量评比。各生产队还进一步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设立各队会计、出纳、搞经济核算,每天劳动按统一标准评工分,月底结账,多劳多得。生产队长不但是劳动生产的领头人,而且是日常生活事务的主持人,但每月只能得到三元钱职务补贴,每天劳动按劳取酬,为了减轻队员的家务负担,各生产队设立食堂为各家各户炊饭、供应开水,还设立托儿所为队员照料婴孩。场部办幼儿园和小学,使全场儿童都能入园入校受教育。劳力少的家庭和孤寡无依的五保户受到特别照顾,由场部每月发给固定生活补助;生病或遭逢意外困难时,可申请临时困难补助。这些相继而来的福利措施,使全场弥漫相亲相爱,互助互济的浓浓气氛,使大家深深地感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正当建场工作顺利取得初步成绩的时候,一场意外的灾祸突然降临。一九六二年九月十一、十二日,台风正面袭击莆田,赤港华侨农场首当其冲。这两天,狂风咆吼肆虐,海潮暴涨,乌云密布,风越刮越大,屋瓦被掀翻,沉重的篮球架也被刮飞,树木被连根拔起,房屋在颤抖。至十二日中午,海堤就被冲垮了,海水汹涌而来淹没全场土地。我们急忙抢运仓库物资和猪场的猪群去高地,并把全场老弱妇幼带到附近石庭学校避难,这次台风袭击不但使农场遭受巨大的物资损失,而且使土壤遭到严重破坏,增添咸度,更难治理。有些附近农民对我们说:“海水一淹,三年失收。建场无望,你们还是另找出路吧”。我们感谢他们的关怀,但不因此而动摇。大家决心抚平创伤奋起再战。

一九六三年,省侨办拨来援款,县人民委员会和区、公社大力协助,我们很快就把加高加宽的新海堤修建完成了,并砌上坚固的石护坡。订购的履带式东方红拖拉机和卡车也开来了,从而更加强垦荒和运输的力量。随后,解决抽水灌溉和排咸的困难,电灌站、修建渠道,挖斗沟等工程,都按计划相继动工;营造防风林带也着手筹划。灾害并没有阻缓反而更加快建场的进展。至一九六四年底,征战咸海滩已取得主要阶段的胜利:三千多亩新垦地的平整工作已全部完成,防风、治旱、排咸都有了保证,只待咸海滩如何长出绿油油的庄稼来。

但是,更困难的搏斗还在后头。要在新开恳的咸地上种活植物实在太困难了!营造防风林带时,我们栽下的树苗过几天就枯死了;再栽再死,连载数次都不成活。最后挖穴填入从远处运来的客土,选用耐咸的木麻黄树苗,才终于栽活了。若把多次枯死的树苗和工分计算在内,当时侥幸成活的十多株桉树,每株竟折价值二百一十四元,多么令人咋舌的数字!

在新开垦的咸土地种水稻更使我们揪碎了心,费尽了力。因为场里的土地太咸不能育秧,我们就到场外租地播种。每次挑人粪尿去秧地施肥,要跑十多里路。插秧时,为了不误农时,我们天没亮就冒雨拔秧、挑秧。秧苗插下去却很快就坏死了。我们把田地再翻耙一遍,放水冲淡排咸;但第二次插下的秧苗又枯死了,重插数次,部分秧苗勉强成活;但却总是蹲苗,奄奄一息,不长高也不抽穗。我们千方百计改良土壤;用化肥向场外换来蚕豆杆、黄豆杆、地瓜藤踩入泥里沤烂,改变土壤结构;后来又大种田菁和紫云英等绿肥;使尽诸般办法才终于告捷。

一九六五年是大规模种植水稻的一年,我们的劳动也格外紧张,繁重。稻非在立夏前插完秧不可,否则就会歉收。所以我们争分夺秒,中午在田头吃饭,不回家歇息,持续苦战。最最紧张的是夏收夏种季节,既要抢刈、抢收,又要抢插中晚稻,在立秋前插完,当然更非日夜加班突击不可。记得在头几年,我们租借十多公里外的山地育晚稻秧,因此天没亮就要摸黑步行到山上拔秧、挑秧,中午在山上吃冷饭,傍晚才运秧回来,晚上要剪秧尾,浸药液(防虫害),直到夜里十时多才睡觉,第二天又要再摸黑上山,疲累不堪。每年农忙,大家身上总要脱去几层皮,掉去几斤肉。当年一炮打响,全场就取得粮食总产量一百八十二万斤的丰收。

由于建场成绩显著,我在1965年被省侨办和全场归难侨选为侨务系统劳动模范,去北京参加国庆节观礼,见到毛主席和周总理,并到大寨和昔阳县煤矿参观、取经。

如果不是“文革十年动乱”,赤港华侨农场一定会发展得更快、更顺利。“红卫兵”把动乱带进农场,一夜之间,书记、场长靠边站,我们这些生产队长也被戴上“保皇派”的帽子,受批判,被夺权,还被送入“学习班”挨斗。夺权换班,再夺权再换班,翻翻覆覆,折腾不已。但广大归难侨的头脑很清醒,大家都以生产建设为重,坚守岗位,拒绝到场外参加社会动乱。我们这些生产队长也不久就恢复了职位,我还被全场群众选举为革委会副主任(县派来的武装部干部为正主任)。不管什么人当书记,不管抓生产如何受到歪曲,大家都继续尽心尽力修渠道,营造防风林带,扩种水稻,提高产量。各生产队都采取科学方法,在新开垦的咸地上先种田菁吸收盐份,降低咸度,然后种较耐咸的单季稻,两三年后才种双季稻。各生产队还闯新路,在土质较佳的田地种棉花、甘蔗和油菜。经过持续努力奋斗,全场三千多亩新垦地都逐渐成为稳产和适宜种各种作物的良田。所以虽为“动乱”,但全场粮食产量不但能稳住而且有上升。一九七O年,稻谷总产量达到一百八十多万市斤,成为本县向国家上缴粮食的大户,试种棉花、甘蔗和油菜也得到满意收成,而投入大面积生产。

林彪和江青四人帮集团覆灭后,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振翅起飞的时间到来了!“以工养农,工农业结合”,这本来就是赤港华侨农场广大职工早就想走的道路,所以早在一九六九年,我们就和福州华侨塑料厂挂钩,在场里办起小塑料厂,利用福州华塑供应的边角料,生产边带和钮扣等低档产品。一九七八年,省侨办对华侨农场恢复投资,并拨给农场接纳八百多名由越南归国难侨的安置费。农场党委和场委便立即抓紧时机,建起颇具规模的全县首家大塑料厂,由福州华塑传授技术,生产塑料拖鞋和凉鞋,奠定工业崛起的基础。

1978年至1988年,赤港华侨农场农、工业双翅齐飞,年年都有捷报,年年盈利,年年呈现新容貌。工业方面,不但扩大塑料厂生产,提高产品档次,还引进上海技术,生产各式男女胶布鞋、童鞋;并建起蔬菜脱水厂、冷冻厂和育秧工作。农业方面,采用杂交水稻良种大幅度提高产量,并自搞制种田,购置联合收刈机、插秧机,加速农业机械化进程;同时建起年养五千头猪的现代化养猪场。

随着生产发展盈利大增,从1981年起,着手改建和增建职工住房,拆除全部土房改建成钢筋结构的二、三层新楼房;并建起高等级的职工俱乐部(包括电影院)、职业中学和新医疗所等。全场面貌焕然一新,蓬勃、兴旺,呈现出农、工、商综合生产基地的雄姿。1981年全场生产总值达到一千一百四十多万元,稻谷产量高达二百多万市斤,净盈利65万元。为了迎接未来的新发展,还拨款27万元,后又增加45万元,建造直通福厦公路的水泥大路。

总结起来,从1960年至1987年赤港华侨农场的建立和发展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征战咸海滩战天斗地擒咸旱魔,治咸魔降风妖;第二阶段是扭转乾坤,咸荒地转化为富粮仓;第三阶段是振翅腾飞,营造农、工、商综合生产基地。这就是赤港华侨农场的三部曲,就是归难侨在咸海滩上创造出来的奇迹!

OOO年进入新世纪。

开垦华侨经济开发区是赤港华侨农场在新世纪的发展新阶段。自从1997年赤港华侨农场划归县、区政府管理之后,区委和区政府对华侨农场和华侨经济开发区特别关心,并多方面支持,省侨办也继续协助。经过几年努力,赤港华侨农场又迈开一大步。过去人们称颂它是咸海滩的奇迹,现在交口赞扬它是创建高科技园区,招商引资建厂的黄金宝地。

由于赤港华侨农场基础好、底子厚、地点佳,南有泉福高速公路穿场而过,北靠324国道(距离仅一公里),土地成片,水电充足,许多外商都认定它是投资建厂的理想之地,现在已有十多家俄罗斯、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客商在赤港华侨经济开发区内落户投资,其中有规模以上的企业9家,估计年产值五亿元。去年国内生产总值24亿元。走进开发区,最引人注目的是长两公里宽15米与高速公路连接的主干道(4车道水泥大路);干道南侧已建满中型和大型的高层楼工厂,南侧也正动工兴建两座面积数十亩的大厂。五、六层楼雄伟轮廓已经浮现。这些厂鳞次栉比,相拥成群,横列成排,都是建筑新颖、各具特色的电子厂、数码厂、半导体厂、液晶厂,还有巨型的鞋业公司,虽然路北厂群之间尚有绿色的稻田,但却已使人有进入城市工业区的感觉。所有已建成投产的工厂都挂出大量招工的红布横幅,不但吸纳了农场青年劳力,而且吸纳了数以千计的外来民工和邻近乡镇的青年男女。每天上下班的时候人潮汹涌,脚踏车和摩托车穿梭如流,汽车公司也新辟从农场直达涵江的班车路线,到场内接客。

进入农场中心区和住宅区,你也会觉得变了变了,增加了许多新景象。气派的场部和开发区办公大楼是一变,最近几年省侨办资助和归侨职工集资建成的十幢160套“侨居工程”,套房大楼又是一变。每幢大楼是四层、十六套分四房二厅和二房一厅的套房。楼壁都砌上白色加粉红色框格的瓷砖,显得高雅悦目,还有归侨独资兴建的别墅式楼房新住区,所建新楼都是高规格,样式新颖,争奇斗艳。

调转话题说农业。赤港华侨农场的农业也有新突破,近年来已由全年种水稻发展成冬季大种蔬菜。严冬季节,寒风凛冽,赤港却是遍地青翠,全部农田成为各式蔬菜的绿色海洋,仅冬季一季,就生产各式蔬菜22万吨,专供外销,增加经济收入。

廿一世纪是中国和平崛起的世纪,全国各地都开动经济发展的快车,赤港华侨农场也要搭上快车。从目前的情况看,赤港华侨经济开发区已有上规模的高科技大厂在区内扎根相拥成群,相信今后必将有类似的更多新厂出现,许多大厂建成投产后必将创造出巨大产值,从而增加经济收入,提高生产水平实现小康和富裕的社会,过去说土地是“命根子”,现在应该说土地是“聚宝盆”;有土地才有发展,赤港华侨农场的几千亩土地就是最珍贵最神的聚宝盆。只要善加利用,赤港聚宝盆一定会不断发出更灿烂的光辉。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